論壇   社會縱橫   南充20歲女孩失聯一周 手機關機卻收了父親的紅包
返回社會縱橫
發新帖 回復
查看: 5125|回復: 1

南充20歲女孩失聯一周 手機關機卻收了父親的紅包

[復制鏈接]
樓主

2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3575

熱心會員推廣達人宣傳達人灌水之王突出貢獻優秀版主榮譽管理論壇元老最佳新人

QQ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2019-9-26 08:49:2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9月18日上午,20歲女孩楊佳在兩個同學的陪同下去買感冒藥,返校的路上卻突然失聯了。
一個星期過去了,楊佳依然杳無音訊。
家人和學校在尋找中發現,當天上午,楊佳從位于四川南充市順慶區瀠溪鎮的南充技師學院校外的一超市離開后,徑直去了南充火車站,隨后,乘坐一輛“組合車”到了成都
楊佳的電話一直處于關機狀態,發信息也沒有回應。但蹊蹺的是,父親楊浩在這期間通過微信給她發了多次紅包,又悄然被領取。
楊浩擔心,女兒是不是被人控制了?


楊佳照片
監控視頻:
“她看起來很急的樣子,匆匆離開的
新學期開學半個多月了,但楊佳實際在學校只待了四五天。
9月1日開學后,楊佳剛到校兩天,就因為腳部感染發炎,回到南充市蓬安縣徐家鎮的家中治療,直到9月15日,才返回學校。
楊浩告訴紅星新聞,從老家到女兒就讀的南充技師學院,開車將近兩個小時,返校時是自己駕車將女兒送到學校的。今年20歲的楊佳,在該校就讀大專班的幼師專業,現在剛好是第二學年。
9月17日晚上,楊浩接到班主任蔣老師的電話,說楊佳生病了,躺在寢室床上,當天沒有去上課。楊浩隨后給女兒打電話,但楊佳的手機沒有電了。他通過女兒同學的電話,詢問了女兒的狀況。之后,楊浩與老師商量,第二天讓楊佳去校外診所買藥。
楊浩告訴紅星新聞,學校管理嚴格,學生在校期間請假離校,均需得到家長同意。楊浩說,他當時完全沒意識到,女兒有何異樣。
9月18日上午9時許,楊佳在兩個同學的陪同下,去校外的鎮上買了感冒藥。11時40分左右,蔣老師接到學生的報告,楊佳不見了。
陪同楊佳買藥的曹同學告訴紅星新聞,與楊佳去鎮上診所買藥后,返回時三人路過一家超市,楊佳提出要買水,三個人便一起進了臨街的離學校僅四五百米遠的超市,但幾分鐘后,她和同學就找不到楊佳了。
電話關機,兩名陪同的同學在超市及附近尋找無果后,又返回學校在寢室和教室尋找,均沒有楊佳的身影。她們才趕緊給班主任報告,“楊佳不見了。”
蔣老師告訴紅星新聞,得知楊佳不見了的消息,他隨即與家長楊浩取得聯系,并報了警。在警方調取的超市監控中,他們發現了楊佳離開時的身影,從超市的梯步上去,“看起來很急的樣子,匆匆離開的。”蔣老師說。
監控拍下的楊佳出走時照片
記錄追蹤:
乘“組合車”到了成都,手機關機卻在領紅包
警方隨后又在南充火車站發現了楊佳的身影,她沒有進站,被一個年輕人領著,在站外廣場出現過。事后查明,這個年輕人,是車站外攬客的“組合車”經營人員,楊佳乘車去了成都。
楊浩告訴紅星新聞,他后來了解到,9月18日上午,楊佳訂了一張9點30分從南充到遂寧的火車票,可能是到站晚了,所以選擇了乘坐跑運營的小轎車,大家習慣稱其為“組合車”。
過去幾天,楊浩通過各種渠道尋找女兒。他得知,女兒9月20日上午在成都東站出現過,并先后購買了到德陽綿陽的火車票,但最終沒有進站乘車,后來又退了票。

學校到火車站派出所請求協助調查的證明。
他多次撥打女兒的手機,一直關機,發信息也沒有回應。但他先后多次給女兒發去紅包,卻又被領取了。“最開始發了兩個100的轉賬,后來又發了兩個16.8元的紅包。”楊浩說,一開始沒有回應,都是后來才收的。
記者在楊浩提供的手機截圖上看到,兩次轉賬分別是9月20日和9月21日,其中9月21日的轉賬是早上發的,但接收已是晚上7點過。9月24日早上8點過,楊浩發了紅包,接收又是當天晚上8點過。

楊浩給女兒微信轉賬、發紅包的記錄。
楊浩無法確定女兒還在不在成都,她擔心女兒遭人控制了。女兒突然離開,沒有帶行李,身上也只有1000多元的生活費,沒有住酒店的記錄,也沒有乘車的記錄,她的QQ有登錄過,但也無法確定其位置。
楊浩介紹,因為女兒自主離開,已經是成年人,也沒有證據顯示其遭人脅迫,警方參與了調查尋找,但目前并未立案。
身邊人回憶:
其性格內向,事發前誰也沒察覺到異樣
楊浩告訴紅星新聞,女兒性格比較內向,平時并沒有多少朋友,“以前過生日,我們喊她請同學來家里,她都沒帶回來過。”
事發前,楊浩也沒有跟女兒發生過沖突,他說至今都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楊佳9月15日返回學校后,蔣老師除了得知這個學生感冒外,也沒有察覺到任何異樣。同寢室的同學告訴紅星新聞,楊佳剛回學校的那天下午,看起來還很開心,還到教室上了半天課。
9月17日,楊佳躺在寢室沒去上課,同學問她是不是感冒了,她只“嗯”了一聲,并沒說其他的事情。當天有同學幫忙復印考試資料,在床前,她也沒有多說話,一樣是“嗯”“嗯”地應著。
同學稱,楊佳在校期間交際圈子很窄,喜歡聽音樂,經常帶著耳機。“雖然時常跟大家開玩笑,但她很少聊自己的事情。”一位同學說,楊佳有時候放下手機,均是把手機正面朝下放在桌面,好像有意不讓人看到她手機上的信息。
“事發前兩天還是有些不一樣。”同寢室的一同學說,以前她即便感冒,也不會一整天不去教室上課,并且還沒有跟老師請假。蔣老師告訴紅星新聞,他是聽學生說沒來上課的楊佳感冒了,9月17日晚上才去寢室看她的,當晚9點過查寢時,又去寢室詢問了情況。
誰也沒有想到,楊佳就這樣悄悄出走了。同學說,那天早上去校外買藥的時候,她看起來還挺高興的,“有說有笑的樣子。”

0

主題

8

帖子

26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6
沙發
發表于 2019-9-26 15:31:51 | 只看該作者
這十有八九是去見網友了。
返回社會縱橫
發新帖 回復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


福彩六码万能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