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非常男女   兩年為“女友”花94萬,后發現其另有家庭…涉事女子:共同開銷
返回非常男女
發新帖 回復
查看: 548|回復: 0

兩年為“女友”花94萬,后發現其另有家庭…涉事女子:共同開銷

[復制鏈接]
樓主

2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3575

熱心會員推廣達人宣傳達人灌水之王突出貢獻優秀版主榮譽管理論壇元老最佳新人

QQ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2019-9-6 15:06:1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2013年10月,49歲的已婚男謝良(化名)與在舞廳工作的34歲李艷紅(化名)一見如故,談好條件后,兩人在成都市金牛區華西庭園同居。
2015年6月,謝良被調派外地工作,每次回到家總見不到人,年底追到李艷紅巴中老家才得知,她早已和別人結婚。
“她不僅在我們同居期間結婚,還騙我說女兒是她收養的,兒子是她干兒子。”謝良說,與李艷紅初識他已和妻子分居十幾年,奔著結婚的目的跟李艷紅在一起,此后還為她離了婚。同居兩年期間,謝良一共給李艷紅94.8萬元。
傷心欲絕之下,2018年上半年 ,謝良將李艷紅告上法庭,要求她返回基于結婚為目的支付的款項共計94.4萬。
2018年9月29日,成都市成華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要求李艷紅返還31.2萬。隨后,李艷紅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二審已于2019年5月開庭審理,目前還在等待判決。
兩人合影
為同居“女友”花費90余萬
結果發現其另有家庭
謝良是某國企職工,2013年,因停薪留職回成都做鋼材生意,當年10月,他在成都一舞廳與李艷紅一見如故。
“當晚聊了很久,她說自己剛離婚很受傷,想找個人踏實過日子。”謝良說,他已經和妻子分居10年,為了孩子沒有離婚,可是一直想尋找屬于自己的幸福,“她提出,她比我年輕,如果跟我在一起,要有一個保障。
謝良說,一個禮拜后,他給她買了鉆戒,又按揭購買價值25萬的豐田車
謝良給李艷紅買的車
“買車時候我說以我的名義買,她說不行,后來我又一想,反正大家都要一起生活,也無所謂。”謝良說,為了履行給李艷紅一個保障的承諾,他答應把自己掙的錢交給李艷紅,一切談好,兩人在李艷紅租的華西庭園同居。同居后,謝良依然到舞廳去跳舞,每次到舞廳,為了照顧“李艷紅臉面”,他依然三五百給她付“伴舞費”。
謝良說,生活了一段時間,李艷紅把自己媽媽接了過來,一同居住。
“后來她又跟我說,在浙江收養了一個女兒,已經9歲,要接過來一起住。”謝良說,他也同意了,包括把李艷紅的父親也接了過來,“我們以結婚為目的一起生活,期間一家人所有的開支,包括她‘養女’就讀小學的擇校費,都是我在支付。”
謝良說,起初生意好的時候,他每個月固定轉賬2.4-2.5萬給李艷紅,2014年底鋼材市場疲軟,轉賬逐漸少了。
2014年4月,借著回巴中給家人過生的理由,李艷紅在巴中全款購買了一套房子。
“買時候沒跟我說,后來才說花了50萬,又找我要了7萬元的現金裝修房子。”謝良說,為了李艷紅,2015年1月他正式與妻子協議離婚。
2015年6月,他被單位調回,離開成都到駐地上班,一個月只能回來幾天,這時謝良發現李艷紅總不在家。
“我們同居后她離開了舞廳兩三個月,后來我們協商,她又回去上班了。”謝良說,他問李艷紅去向,李艷紅總說忙,2015年12月24日,李艷紅母親在醫院輸液,謝良付了醫藥費侍奉在前,卻依然見不到李艷紅身影,發短信也不回復。
謝良忍無可忍,他向李艷紅同學打聽了她的去向,追到老家巴中,在他的一再逼迫之下,李艷紅終于現身并承認,自己已經結婚。后經過律師調取,2015年12月2日,李艷紅與別人登記結婚。
(謝良知道李艷紅已婚,李艷紅的反應)
而后謝良也打聽得知,一直在一起生活的“養女”,實際上是李艷紅與前夫的親生女兒,常來吃飯的“干兒子”,也是親生兒子。“這已經是她結的第四次婚了。”
李艷紅與別人的結婚證
男子起訴:主張返回94萬
法院判:返回31.2萬
2016年春節,謝良依然與李艷紅母親在成都一起度過,同年6月,正式從華西庭園搬離。
“分手時,我提出,既然你找到了愛人,我們結婚目的沒有辦法達成,就把我支付的錢還給我,我不要求全部,把車給我,然后再給我30萬。”謝良說,同居兩年期間,他一共分62次向李艷紅轉賬77.9萬元,還有現金和購買首飾、衣物、電腦、支付房租物業、李艷紅女兒的托管費等,共計94.8萬元。
“她當時答應兩年后給我。”謝良說,他等了兩年,李艷紅并沒有兌現,2018年,他首次以借貸糾紛將李艷紅起訴,后又將起訴事由更改不當得利,要求她返還基于結婚為目的支付的款項共計94.4萬。
成都市成華區人民法院判決書表明,謝良與李艷紅確定同居關系為2013年的10月,謝良認為,雙方的同居關系一直持續到2016年的2月,李艷紅認為雙方的同居關系持續到2015年的3、4月份。
不過記者留意到,謝良提供的轉賬記錄和短信顯示中,謝良給李艷紅的轉賬記錄在2015年5月20日有一筆,2015年8月29日還有一筆1500元。同年12月24日,謝良還在照顧李艷紅母親,以及2016年7月李艷紅給謝良發送的道歉短信。
8月份轉賬記錄
(李艷紅道歉短信)
法院審理認為:謝良通過轉賬給李艷紅支付的77.93萬元,
第一,其中31.2萬李艷紅認為是謝良給她支付的伴舞費,但是因為李艷紅提供不了相應的證據,應該承擔舉證不利的后果,應該返還給謝良;
其二,謝良的大部分轉賬均發生在2015年1月14日之前,即謝良離婚之前,因此,其主張以結婚為目的的贈與,法院認為與他婚姻存續的事實不符,因此不予以采信且不予以支持。
其三,謝良支付的7萬元現金房屋裝修款,法院認為無證據證明已經支付,所以不予以支持。
李艷紅回應
“90多萬元是兩個人生活的共同開銷”
開庭之前,謝良與李艷紅面談了一次,謝良錄了音。
錄音中,李艷紅承認,初始時謝良與老婆分居,兩個人奔著結婚的目的而來,謊稱女兒和兒子非親生,是因為“在舞廳上班的人,沒有哪個人說一句實話。”
這段錄音,李艷紅也解釋了之所以跟別人結婚,是因為“你離婚把房子過戶給了自己的女兒,把啥子都給了你老婆,你跟到我就是一無所有了,哪個還要跟到你。”
李艷紅
2019年9月5日(昨天),李艷紅回應她與謝良的糾紛時表示:
“我是被他騙了,他跟我說因為跟老婆分居離了婚,同居了10個月后我發現他騙我,他根本沒有離婚,我忍無可忍,2015年3、4月份與他分手,5月份我已經和別人談婚論嫁,分了手跟誰結婚是我的自由。”李艷紅說,她承認謝良確實對她很好,兩年期間給她90多萬,但是這錢屬于雙方生活的共同開銷,包括給她買車和7萬裝修現金,都是為了追求她而無條件贈與的。“他從來沒有跟我說過要結婚,為了轉移財產才離婚的,不是為了我離婚的。”不過,李艷紅也坦誠,謝良起訴的根本原因是恨她與別人結了婚,3月份分手后謝良依然對她糾纏不休,為此她還報警了,不過她并沒有提供警方詢問筆錄,也否認警方記錄載明“與謝良糾紛”。
為何分手后還有金錢往來?李艷紅表示,那是謝良對她糾纏不休硬要給的。
對于法院要求返還的31.2萬,李艷紅認為這是謝良支付給她的伴舞費。
“當時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說怕你把我甩了,我還有一家子要養的,他跟我說兩個人在一起,吃、穿、用、住另外算,工資另外給,在舞廳上班的人一天800元,他也按照800元付工資。”李艷紅說,為此流水上每個月有2.4萬的入賬。
基于錢是雙方生活的共同開支、屬于無條件贈與和伴舞費這三個理由,李艷紅不服一審判決, 向成都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不管判決如何,他現在生活惱火,我還是可以給他一筆錢,念在他曾經對我那么好的份上,我不像他這么狠,上訴就是告訴他,感情中容不得欺騙。”而關于女兒和兒子以及結婚次數的問題,李艷紅回避了。
據了解,二審已于今年5月份開庭審理,目前尚未判決。


返回非常男女
發新帖 回復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


福彩六码万能六码